[茨酒]茨酒红白歌会接龙——第六棒

歌曲是Agnes Obel的Riverside,是我自己选的歌,结果又到了我手里,拖了一天真是抱歉!!!很久不写文真的文力下降,各种脑子空白,废了好几稿,感谢小哥哥的歌让我手速狂飙,以后写文就听他们的了(闭嘴 

他是被拍醒的。

睁开眼发现天边没有月亮,身边也没有梦里那个人,只有浑浊不堪泛着黄和泡沫的河水湍流不息,他就蜷缩在岸边,用一个极不舒服的姿势入睡,导致醒过来时浑身酸痛,撑起身时骨头都咔吧咔吧地响。

岸边的土是暗红色的,看着黏腻湿稠,起身时身上却没被蹭脏,衣服还是干干净净的样子,奇怪的雾气从土和河水里蒸腾,抬头甚至看不到天空,一切都是混沌的样子。

酒吞看了看拍醒...

[茨酒]他的猫03(完结)

没想到我会有把这篇文写完的一天,依然是如我风格的萎,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开车但写完了发现车占的内容不太多……
是送给紫金老师的生日车,虽然晚了一些
还是旗旗的点梗车,一文多用了,别嫌弃我……(写的是被操到床下面那个梗)  

这回应该行了,戳我试试

[茨酒]Read My Lips

茨木军人设定,算架空,但是个老故事
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希望大家在打我之前记得今天是七夕过节所以对我好一点
祝他俩七夕快乐

希望大家喜欢的话去微博戳戳赞(我为了买可乐不要脸了)

因为一直有擦边车,所以全部走外链

我在这里


[出胜]罪大恶极者

一篇并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的扯淡文,是二十八岁的他们

我觉得很HE?

被lof屏蔽怕了,就算只有擦边车也走个外链

我在这里


【初宣】出胜only合志《缄默相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没想到我能参出胜的本感谢弗老师给我这个机会!!!!!出胜特别好我爱他们!!!!!!

Mrs. Frans:

出胜only合志《缄默相存》


天窗 


“誓言用来拴骚动的心,终就拴住了虚空。山林不向四季起誓,荣枯随缘。海洋不需对沙岸承诺,遇合尽兴。连语言都应该舍弃,你我之间,只有干干净净的缄默,与存在。——简媜”


我就不艾特全部staff了,大家看图就好。


文阵: @我想做个好人 / @Koyo /@电子连斩/ @烛香 / @Mrs. Frans...

[茨酒]鲸礁08

差点没赶上今天……依然打广告,大家懂
接下来要断更,25号恢复更新
茨大大开始了求偶旅程,但可惜吞并没懂(太惨,下一章我会解释茨为什么态度转变,和人鱼的种族行为有关  

晚上十二点基地断了寝区的电力供应,酒吞没睡,而是拉开了窗帘,外面的天很蓝很亮,像是故乡夏天早上四五点泛着光的天,太阳滚到了地平线,酒吞不禁想起他家乡的早晨,他的老家是个小地方,有着关东煮小摊和拉面馆,也有老婆婆开的小卖店,卖一些男孩子喜欢的过时模型和女孩子喜欢的劣质小娃娃,酒吞记得他小时候每周末能得到一点零花钱,就去买点好玩的东西,那家的金平糖很甜,一股子糖水味,但也吃得津津有味。

他从柜子里摸了...

[茨酒]鲸礁07

人鱼茨,日更
给合志打广告,买吧,快买吧
依然是没有爆点的一章,我都不知道该说啥  

酒吞看出晴明有话想对他说,放了手里的东西跟着他走出去,现在全基地的人都在大厅,其他地方都特别安静,晴明拐了个小走廊,脚步声回荡着,空落落的。

他找了个地方站定,酒吞没说话等着他开口,晴明靠到墙上,沉默了很久,突然从口袋里摸了包烟出来,笑着问他:“介意我抽一根吗?”

酒吞有点意外地摇摇头,他没见过晴明抽烟,这个男人的生活一向自律,连酒都不多喝一口,居然会随身带着一包烟,这是他没想到的。“这没有火警装置吗?”

晴明摸出打火机,看得出他动作不是常年老烟鬼那种流畅,应该也不怎么多抽,...

[茨酒]鲸礁06

人鱼茨更新,这章又进行了擦边的学术讨论,我不想被屏蔽,直接走外链

为我们合志打广告

日常求红心蓝手QAQ(我不要脸)

戳我试试

[茨酒]鲸礁05

人鱼茨恢复更新,并从今天开始尽量保持日更
他俩很认真地打了一架,没谈恋爱(……  

人鱼身上未解的谜团太多,他们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始了。

“真是有些手足无措呢。”青行灯掌心贴上了玻璃,入手一片冰凉,是北冰洋海水的温度,她贴了一会就觉得凉意顺着胳膊渗上来,收回了手揣到兜里。

酒吞看着她的举动,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去问晴明:“之前我们曾推测人鱼会根据季节进行迁徙,你觉得这一点准确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能需要提前给这里面的水增温。”

晴明摇摇头,表示要观察一下,起码接下来这一个月是不用担心这一点的,他用笔尖敲了敲手里的记录纸,上面列了长长一条观测目标,他准备把这...

[出胜]恋爱练习

看文名就知道是糖,一发完结
第一次写出胜我特别紧张………………请不要嫌弃我啊啊啊啊啊
给我的首页:小英雄特别棒,出胜特别棒,你们吃一下吧!  

01

“小胜……”

现在是英语课,麦克老师布置了随堂的习题,教室相当安静,空气里都是笔尖和纸张的摩擦声,偶尔还有窸窸窣窣的食品袋子声音响起。绿谷完成得相当快,他看了看讲台上的麦克老师,后者正背着他们看黑板上的板书有没有什么缺漏,他便向前凑了凑叫了一声。

爆豪也刚刚写完练习,刚把后背靠到椅背上准备调整个舒服的坐姿,就听到绿谷悄悄叫的这一声,本来就降成了气音,因为他练的那个破空气椅子尾音还颤起来,破碎地贴上他的后颈,乱七八...

1 | 5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