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鲸礁01

我终于又产出了……人鱼茨设定,研究所,是个中篇,设定都瞎扯淡的,我尽量做到没什么bug,以后我一定会努力产出勤奋产出,人鱼攻超带感一直很喜欢,就尝试着写了一个(其实这是四五月份的脑洞),写到后面我觉得茨太苏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最后我要为我们的合志打广告,请一定要捧场!!!队长封面美爆了!


太阳开始歪歪斜斜地向着地平线坠去了。

酒吞知道它不会真正落下,每天都是这样,在天际滚了一圈就赖皮地再次爬上来,就算在凌晨天空也是蓝得透亮的,无休止的太阳直射反而让人有些难受。

他眯了眯眼睛,把手里的观测记录本子合上,看着时间是要晚饭了,甲板上的人也都开始动了起来。

他们的科考船已经在北冰洋上航行了快一个礼拜,快到返航的时候了,酒吞想这次估计又是一无所获,他叹口气探出身看了看海面,水波涌动着,水质还算是清澈,用望远镜向着远处甚至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虎鲸群,尾鳍拍打出水花。

他被人在背后拍了一下,力道很轻,他回头发现是青行灯,笑眯眯地打了声招呼顺着站到他身边,问他在看什么。

“海。”他简略回答了一下,又觉得这个答案太过敷衍,补充了几句,“我在想这片海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人鱼存在。”

人鱼,这就是他们的目标。

酒吞他们所属的研究机构并不是国家级别,而是一个私人的生物研究所,资金则完全来自于一个叫八岐的古怪男人,他作为研究所秘密的幕后老板,为研究和科考提供了大笔大笔的钱,酒吞他们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所有相关消息全是通过一个叫八百比丘尼的女人传达。

八百比丘尼,传说中吞吃人鱼肉长生不老的巫女,这个名字显然富有深意。研究所的一些人会被选出来签订保密协议,得到一个代号,这些代号都是传说中的妖怪,从这天起他们便没有了自己的本名,只有这个代号,然后他们会接触到核心研究计划——人鱼。

酒吞不明白八岐对人鱼的狂热是因为什么,在他看来这种狂热已经超过了他们搞科研对未知世界的热情,但想也没有用。他们在北冰洋的科考已经是第二年,三月进北极圈,十一月撤离,而这一切源于一份影像资料,至今为止唯一一份经证实完全没有PS痕迹的影像,在北冰洋拍到的人鱼视频。

那时天浮现出正常地区即将升起太阳的透蓝,他(应该是雄性)在海面上飘着,水荡过去,便看到他其实是坐在一条鲸的背上——应该是夜间浮至水面附近睡眠的抹香鲸——下半身是一条鱼尾巴,鳞片反着天光变得亮亮的,后来应该是察觉到了人,一甩尾巴投进了水里,镜头伴着拍视频人的惊呼声来回晃动了几下,没再找到那条人鱼,画面便戛然而止。

那段影像酒吞他们也看了很多遍,具体的细节因为距离原因分析不出来,只能看出他的尾鳍大概是淡银色,也有可能出现误差,上身很明显是人类的样子,一头白发,看不清脸。

酒吞看着他坐在那条鲸的背上,就像神话里在暴风雨之夜坐在礁石上唱歌蛊惑水手的塞壬一样,他不由得觉得那条人鱼肯定很漂亮,是无法用语言解释的漂亮,这样才不愧他神话之名。

因为拍视频的人是从俄罗斯沿岸入的北冰洋,所以他们也被派去了俄罗斯沿岸秘密地建了两个研究基地,他们这边领头的是一个叫安倍晴明的男人,听说他还有个孪生弟弟绰号黑晴明,更得八岐的心一些,与八百比丘尼那个女人关系也不错,便抢了条件相对好一点的西西伯利亚,而把他们挤到了相当恶劣的东西伯利亚地区,临近季克西港口。

现在已经是七月份,他们入北极圈四个月了,依然一无所获,不过这对他们来说是相当正常的,心态也很平稳,酒吞和青行灯又聊了几句便进了船舱准备吃完饭,今晚的夜班表有他,他得吃完饭睡一会才行。

他们这一队人也不多,这时正聚在一起笑闹着喝酒,这次的出航还有两天就要结束了,大家的心情也挺轻松,这帮人之中也有人不相信人鱼的存在,遇不见才是正常的。几个女孩子聚在一起聊这次冬季的旅行准备去哪,但白狼性格相当正经,妖刀姬又是冷淡的样子,说来说去只有青行灯一个人笑着张罗要去泡温泉,他们早就适应了自己的代号,互相称呼也都很顺嘴,要是被外面人听到了说不定要怎么笑。

安倍晴明坐在一旁一个人低头看着他那本厚厚的记录笔记,这个男人给他一种相当猜不透的感觉,这个代号也很奇怪,通阴阳占卜之术的阴阳师,怎么看也和其他那些妖怪的代号不是一路子,似乎是感受了酒吞的目光,晴明抬头冲他笑了笑,就让酒吞想起那位真正的阴阳师“白狐之子”的传说来,这个男人也像狐狸一样,酒吞扬扬嘴角回了他一个笑,坐到一旁解决晚餐。

船上的食材放久了并不新鲜,回了基地也一样,每个礼拜会有船送物资过来,从酒到蔬菜再到罐头和生活用品,他们在极夜之后还会待半个多月,这时候会送几箱维生素和鱼油,相当贴心。

今天加餐了点鱼,配了正宗的伏特加,这玩意倒是相当容易喝到,酒吞吃完打了声招呼去睡觉,极昼区很容易黑白颠倒生物钟混乱,厚窗帘和眼罩是必需品,船体缓慢的晃动习惯了之后反而成了助眠的道具。

 

说是夜班,其实也只是到凌晨两三点,这夜间的气温太低,连挂在天边落不下去的太阳都不能拯救,每天晚上都会分派一个S级研究员作为领头,再算上晴明,正好是五天一轮。酒吞是晚上九点多醒的,他起身收拾了下晃到甲板上,一目连正低着头做记录,酒吞也不明白他整天对着没什么变化的海能记出什么,见酒吞过来了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这家伙是研究狂人,右边眼睛几年前在实验中受了点伤变成了弱视,只能感光,留了长头发挡住了些,看着便更是瘦弱。

酒吞回了个招呼,一目连便侧身把观测点让出来回了船舱,酒吞拖了个凳子坐下,也不管船身晃着,他抬头看了看天,云卷得很漂亮,像蛋糕上被裱花袋挤出来的一串串奶油泡,他摸了个望远镜看,刚过夏至不久,他们的船也没进北极圈太深,海平面一望无际的蓝,还有鲸群翻上水面,依稀能听到鲸鱼的叫声。

阳光、海风、大自然,要是刨除他们毫无希望可言的科考,可以说是俗套的人间圣地了,酒吞站起身在甲板上走了走,几个B级研究员正凑在一起对着什么比比划划,他凑近了一看发现他们正在看那段人鱼视频,酒吞便也饶有兴致地跟着又看了一遍,几个小研究员一次次把画面拉回到人鱼跃起前的那一瞬间,研究这到底是不是作秀,可按理说作秀也不会打到鲸鱼头上去,这种事真是说不清。

“谁叫咱们老板信呢。”他们互相看看耸耸肩,其中一个把手机揣回到兜里,和酒吞聊了几句,无非是些无聊的小事,像是这次回国打算干什么之类的。

酒吞摇摇头说他只想好好喝一顿,洋酒还是喝不惯,他们互相调侃了几句就回了各自的观测点,酒吞看了看表,还没到十一点,天色也终于有点暗下来,不过这不是城市,没什么楼房遮挡阳光,海平面还是一片洒了碎金和红颜料的闪烁样子。

在这种黑白颠倒的地方人都要不正常了,听说北极圈附近的人们每到极夜都过得相当抑郁,心理医生门前约了一大排,估计也是因为照不到阳光的缘故。

凌晨一点左右,酒吞听到一阵鲸鱼的叫声,相当近,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就在船舷前不远处有一只小虎鲸在不停地卷着水花,长度还不到三米,是个幼崽,不知道为什么离群了。

说不定一会就要被吃掉了。酒吞手肘撑着护栏,无聊地看那只小虎鲸来回转,他们之间也就一二百米,近到都不用望远镜,虎鲸是有亲近人类表现的一种动物,见了船也不怕,拍着水花发出一阵阵叫声。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模糊的声音传来,那只小虎鲸听完了更加活跃了,来来回回叫个不停,这是鲸鱼之间交流的表现。

所以是鲸群来接它了吗?酒吞觉得有些怪,那个声音不像是鲸鱼发出的,是一种没听过的声音,正在他想的时候两个声音又交流了几次,小虎鲸便沉到了水里,酒吞来来回回看了几遍,一片平静,可能真的是找到家人了吧。

他有点想喝酒,坐回凳子上准备模拟一下故乡的酒味,就在他眼睛堪堪闭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剧烈的声响,相当大的水花声伴着鲸鱼的高叫让他吓了一跳,睁开眼便看到那头小虎鲸肚子上溢着血从水里窜出来,一道银白色的光紧随其后,在空中扬起漂亮的弧线,鳞片反着阳光熠熠生辉。

那条尾巴就这么从水里冒出来,像是放大了无数倍戳到了酒吞眼前,他的手下意识捏紧了护栏,捏得他直发痛,可这些根本比不上那个身影完完全全展现在空气里时他眼睛被强烈照耀所感受的疼痛。

白发银尾,视频里模糊的一切现在都变得清晰,是那条坐在鲸上的人鱼。

人鱼没再放任小虎鲸逃脱,落入水里后干脆利落地一抓掏开了虎鲸的肚子,虎鲸是出了名的凶猛,就算这是一头幼崽,人鱼所展现出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酒吞不知道水里的那几分钟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是凶猛的捕食,虎鲸叫了最后几声就不再动了,他抓紧时间拽了几块肥嫩的肉下来,便让虎鲸沉了下去。

酒吞回过神来拍了旁边的报警器,这玩意听着名字有些扯淡但却相当有用,他们外面的如果有了重要情况都会拍,喊是没用的,可能现在喊还会把那条人鱼吓走,酒吞抓紧时间拽起望远镜仔仔细细看过去,他现在露在水面上的部分是很明显的男性躯体,但皮肤看起来和人类不同,可能是为了抗住深海的水压,手非常大,可能要比人类多一个骨节,尖端颜色有些泛紫黑,不是指甲而是看起来像骨刺一样坚硬异常,再往上看去……

酒吞愣住了,他看到了人鱼的眼睛,正在看着他,他放下望远镜,果不其然那条人鱼正在盯着他这边,见他有了动作也跟着向前游了游,然后似乎是笑了。

他没再靠近船,“扑通”一声进了水,晴明他们赶来时只看到海面上些微的血迹和一圈圈还未散开的涟漪。

酒吞把望远镜折起来揣进兜里,想着人鱼的那双眼睛,金色的,眼白却是全黑。

像恶鬼一样。


评论(6)
热度(93)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