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鲸礁02

人鱼茨研究所设定

更新!我真厉害啊啊啊!(先自己夸一通)没有怎么捉虫,打算等完结之后全捉一遍,大家谅解……

进度太缓慢了,感觉我在写纪录片……本来打算这章就让茨被抓到的,他好狡猾哦(不)!下章一定要让他被抓到  

海平面上还泛着血色的泡沫,随着水波一点点荡远,酒吞简单说了一下情况,晴明一向云淡风轻的样子这回也不镇定了,回身指挥着大家放了网下去,他和酒吞挤在一个观测点问详细的信息。

“是真的人鱼。”酒吞松开手里捏的护栏,勉勉强强从世界观被颠覆的认知中回过神来,他之前还沉浸在那双来自深海的眼睛里,深呼吸了几次吸了满肺的海味,“他捕食了一头虎鲸,攻击力非常强。”

他和晴明凑在一起在观测记录上写写画画,现在最遗憾的就是人鱼出现的时间太短没来得及摄像或者录像,说实话他当时也被震住了,晴明又问了几个关于尾部的细节,酒吞摇摇头说他只看到了那么一瞬间。

晴明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低头看着归于一片平静的海面,捕网放下去有一阵了,没有任何反应,想一想人鱼估计早就离开这片地方了,能捉到才是怪事,他用笔的末端无意识地在那张人鱼草图上划来划去,眯起眼睛看向远处开始向上滚动的太阳。“我真希望能见见他。”

酒吞点点头垂了眼眸回想人鱼的那张脸,虽然没有仔仔细细地看清,但他身上带着的那种来自深海凶兽的气势是十分强大的。酒吞一直觉得海洋是地球上最神秘的地方,它有人类探索不到的深渊,它孕育了无数神奇的物种,最早的生命起源就是在这里开始,而现在它又给人类呈现了一个新的秘密——传说中的人鱼是真的存在的。

“要是能抓到他就好了,我真的很想看看他的DNA。”晴明捏紧了手里的本子看向酒吞,他的眼睛里是有东西在燃烧的,酒吞很熟悉,是对未知存在的兴奋和向往,他们都是这样的,渴望了解这个世界更多。

酒吞点点头应了一声,眼前还是那道从水里跃起的亮光,他想人鱼的那张脸,看的很匆忙,但能记得他有着模糊了性别的震慑力,那双眼睛明明是金亮亮阳光的颜色,却带着阴森森的诡意,甚至能用“凶煞”两个字来形容。

能在危机四伏的海洋里存活下来,必要时时刻刻带着杀意。

他低头看自己和晴明鼓捣出来的简略画像,尾鳍的边缘触到了页面的边缘,线条像是要跳到海里一样。他回忆了一下之前人鱼捕猎虎鲸的全过程,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他向晴明详细描述了一下自己听到的声音,又说了小虎鲸的表现。“我怀疑他是模仿了虎鲸交流时叫声的频率,诱骗了小虎鲸。”

“能做到吗?”晴明皱起眉,“鲸类彼此交流的语言很复杂,虎鲸更是有多种语言,它们是相当聪明的。”

酒吞摇摇头表示不清楚,说:“我也是做一个假设,毕竟他是在海里生活,人类至今没有破译鲸类的语言,并不代表他不明白。”

晴明低头思考了一会叹口气:“不知道他到底活了多久,如果一直在北冰洋这个地方生活是需要相对低的体温的,低体温也会让寿命变长,可我并不觉得他会一直待在这,毕竟他的体脂含量应该并不高。”他下意识咬着笔的尾端,这是他思考时的一个坏习惯,晴明之前说要改,便很久没做过了,这次面对特殊情况还是下意识做了。

“智商应该很高,如果和人类身体结构相似的话。”酒吞手肘撑在护栏上,“鲸还有他们的近亲海豚大脑都是相当发达的,我的猜想要是真的,他的智商或许比一般人类还要高。”

“或许是捕猎的本能呢?”晴明意识到了自己卷土重来的小习惯,苦笑了一下把笔夹回笔记上,“也有可能只是捕食能力,毕竟不是人类,也别把他想得太像神话,你觉得他大脑里有纺锤体神经元吗?”

酒吞拧着眉,纺锤体神经元是让人类拥有自我认知和情感等感知的关键存在,目前其他物种中只在鲸和海豚脑袋里发现了一些,那条人鱼有没有自我认知能力是个谜,难道还真的指望他像童话里一样温柔又多情?看那个凶残的捕猎就不像,他想到之前人鱼对他露出的那个笑,让人分外难受,也说不清到底是不是笑。

晴明转身张罗着收网,又让大家回去休息,在回舱之前他指挥着吊了个水下摄像机下去。“要是他真的那么聪明,我们抓到他的机会就更渺茫了,没办法啊。”

他先一步回去了,快要到一天中最冷的时候,青行灯也过来拽着他回去,一路上饶有兴趣地问人鱼的样子,她是个相当有趣的人,酒吞也愿意和她聊天。

“真想知道真实的人鱼的故事啊。”她习惯性掰了掰指节,指尖青蓝色的指甲油随着动作在昏黄的走廊灯光之下晃起来,皮肤很白,透着细细密密的蓝色血管,衬着掰指节的声音露了一丝黑童话的影子,倒是很配今天发现那条一点也不浪漫的人鱼的气氛,她摆了摆手道别,祝了酒吞好梦。

“睡不着可以喝点酒哦。”她笑着调侃了一句,又蹭了蹭涂上去的指甲油,“唉,要是抓到他就要把这个卸掉了,等冬天泡温泉再涂好了。”

“要是真抓到他你觉得冬天还能休假吗?”酒吞靠上门框,看着青行灯懊恼地嘟囔了声“对啊”,然后再次挥手走了,他转身进了房间,青行灯说对了,他还真是睡不着,他总想着那双凶煞的眼睛,毕竟全船只有他看到了那条人鱼,受到的震撼是完全不同的。

存的酒还是伏特加,他嫌弃地皱皱眉,这已经是喝洋酒的第二年了,还是喝不惯,他没拉窗帘,屋子很亮,他把脸凑到舷窗那里看海,阳光洋洋洒洒地降下来,近海平面的地方甚至能依稀看到鱼群。

没有冰扔在酒杯里,他只能凑合着喝几口,玻璃瓶子上是看起来歪歪扭扭的俄文,他无聊盯了半天,勉强有了睡意,伸手准备拉上窗帘时顺着看了眼窗外,突然看到了一个白点,离船有相当远的距离,随着水面上下起伏。

他现在对白色相当敏感,迅速排除了海鸟和浮冰,抓了望远镜看过去,果然看到了熟悉的一张脸,酒吞站起身,动作太大把桌子上的酒撞洒到了地上他也没管,他想跑到甲板上又怕这会错过,屋内也没有传呼的设备,他只好摸了个照相机,因为阳光和玻璃的原因效果有些不好他也顾不上了。

人鱼看样子是在打量他们的船,酒吞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情,诡异感油然而生,他又拍了几张,这地方没手机信号这种东西,他陷入了一个人的焦灼状态,并再次在心里肯定他之前的设想。

他在想人鱼之前是不是故意躲开了网,挑船上没人的时候冒出来观察他们的船,甚至准备躲在暗处观察他们这些人?他想要做什么?是纯粹的警惕或者好奇,还是更深层次的意识?

人鱼很快就消失了,他看着那个白点没进水里,伸了手想喝酒,没摸到杯子低头一看才发现已经被他撞翻在了地上,酒吞简单收拾了一下拉了窗帘,这几个小时他想思考的东西太多了,头脑风暴也是很消耗精力的。

 

等他醒了就去找晴明,晴明正待在甲板上做观测,见酒吞过来没等他说话先开了口:“给你看个东西。”他掏出兜里的手机递给酒吞,机器入手还带着余热,显然之前看了很久,他们随身带个手机在这也就是拿着方便,晴明给他点了个视频出来。“水下摄像机录到的。”

视频不是很长,显然是剪辑过的,一片沉郁的蓝色,不时有鱼群游过,但很快镜头捕捉到了一个银色的影子,酒吞想把进度条拉回去,被晴明阻止了,示意他看下去,过了两三分钟镜头突然开始不正常地轻度摇晃起来,然后一只手出现在摄像机前,或许不应该称之为“手”,酒吞这次可算是仔仔细细地看清了人鱼凶残的捕猎所依靠的工具,比人类的正常手掌要大出好多,指端泛着紫黑色,很尖利,又过了一会右下角捕捉了几缕飘散的头发,酒吞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和鲸类的叫声有点像,但更加低沉怪异,随后是一闪而过的鱼尾,鳞片亮亮的,画面结束。

“他在试探那个摄像机是什么东西,很谨慎,但胆子也很大。”晴明又点开视频看了一遍,“我认同你的观点,他应该有不逊于人类的智商。”

酒吞讲了他早晨睡之前看到的事情,晴明点点头,低头思考了一会说:“水下是他的地盘,下水危险性极大,但要是等他冒出来又太难捕捉,警惕性相当强,不好办啊。”他叹口气来回踱步,甲板上因为昨天传说生物的出现现在热火朝天。“太诡了,我总有点对未知危险的不安。”

晴明自顾自笑了笑,酒吞没回他,他也说不清自己想起那条人鱼时心里泛起的奇怪感觉是什么,但总归也不舒服,可能是因为神话中生物的突然现实化而有种不现实感。

“哦,说起来代号,老板那边说如果抓到了可以先自己定,虽然咱们还没抓到他,但也先把代号定下来吧。”晴明不走了,站到酒吞身边,酒吞没什么意见,点点头问晴明想出了什么名字。“茨木。”

酒吞的表情古怪起来,他自然是知道这个名字在传说故事中代表着什么,再怎么说这条人鱼也不该起居于他这个研究员之下的代号。晴明笑了笑,他倒是相当无所谓:“毕竟是你第一个发现的,起这个我觉得还挺合适。”

“那要是别人发现了你打算起什么?”酒吞回了一句,晴明又笑了笑也没回答,挥挥手让他好好观测就走了,酒吞回过身看向大海,一片平静,可不知道深处正进行着何等惨烈的捕食。

他琢磨了会人鱼的新名字,称呼起来倒是还挺顺嘴,对他来说也算是特殊的存在了,酒吞踢了个船边的石子下去,细小的一声“噗通”响起,小小的水波泛开。

石子向下坠着,深处正有一双眼睛向上看去。



虽然好耻但希望大家喜欢的话能点点小红心小蓝手什么的……QAQ


评论(9)
热度(111)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