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鲸礁03

人鱼茨更新
尽量会保证隔日更,可能一激动还会日更(不
没怎么捉虫见谅,终于抓到茨了,他被抓到的原因可以概括成茨大大出去浪了几天一回来就看到小海豚没过脑子就要抓结果阴沟里翻船(惨案
例行为我们的合志打广告,图文精美封面美爆大家试一试吧!  

“你觉得我们会抓到他吗?”有天上午青行灯凑到酒吞旁边,看他正在低头看观测记录上的人鱼草图,随着他看了一会后她问了句。

酒吞在空白处填了几句自己的猜想收了笔,听青行灯的问话迟疑了会摇摇头,青行灯见他的表现笑起来:“居然会犹豫,这可不是你啊。”

“因为我也很想见见他啊,面对面那种。”酒吞用指节敲了敲纸面上的人鱼草图,这几天他细化了不少,“但说实话,我觉得很难,北冰洋、甚至地球上的所有海域都是他的,他想跑到哪里就跑到哪里,除非他自己撞到咱们面前,要不真的没机会的。”

“那天他不就撞到你面前了?”青行灯打趣,酒吞在绘画方面相当有天赋,据她所知他甚至懂点俳句,也好月下喝酒,是个外表没有表现出来的相当风雅的人。“或许过几天他就来见你了呢。”青行灯因为自己的话笑起来,酒吞颇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他知道青行灯就是这样的人,脑子里总冒奇奇怪怪的想法。

“如果真的因为我他又冒出来了,那还真是好了,我就一枪麻醉打过去。”酒吞哼了声应着青行灯的话,眼角眉梢挑着狂傲的样子,还顺手比了个枪的手势,“我枪法很准的。”

“哇,真凶。”青行灯摇摇头装出一脸伤心,“人鱼王子被爱的人类背叛,要化成泡沫的,真是个悲惨的故事。”

酒吞嗤笑一声,在见了人鱼凶残的样子后谁还能把茨木和童话故事联系到一起,他才不会温柔多情亲吻人类,反而会伸手掏了人的肚子,他想象了一下那个血腥的场景,禁不住皱了眉,小虎鲸雪白的肚皮向外翻开,露了一滩内脏和血,又随着海水沉到别的地方去,被鱼类和微生物吞食。

他想起茨木当时只是扯了几块腹部最鲜嫩的肉下来,不禁嘟囔了句“真挑食”,青行灯转头用眼神询问他刚才说了什么,酒吞摇摇头,低头在笔记为数不多的空白部位记了两句关于人鱼食谱的猜想,忍不住在后面打个括号写了句“口味挑剔”。

也难怪,攻击力那么强当然有挑食的资本,青行灯又和他聊了几句就要回自己的观测点,临走前突然想起来问了一句:“你怎么没有给他画眼睛?”

酒吞画的人鱼细节都已经相当丰富完善,但只有眼睛部分是一片空白,他低头用手指戳了戳那块空白开口:“画不出来。”那双奇特的双眼来自神秘深海,里面装着黑沉沉的野兽,他之前尝试着画了很多次都不满意,索性不画了,倒真是神秘起来。

青行灯饶有兴趣地歪歪头,没再说什么晃着走了,酒吞低头看自己的草图,看着看着突然感觉余光里有什么东西不对劲,眼神移了移就看到下方的海水里沉着那条人鱼,正仰着头向上看,他猝不及防一句“我操”就冒出来了,毕竟谁看到水里有个人——虽然不是人——都会被吓一跳。

酒吞瞪大眼睛吸了几口气平复心跳,海水实在是太清澈了,可见度很高,茨木沉的地方大概一二十米,酒吞不知道他是在看自己还是在看他们的船,那张脸能看得很清楚,纸面上空白的眼睛现在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他还能看到茨木缓慢摆动的鱼尾,一闪一闪反着令人焦躁的阳光。

他拍了报警器然后拽起一旁的麻醉枪,但水中射击完全没有用处,他只能不满地回身叫着人快点张网,低头看过去茨木好像又沉下去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有些看不清了,酒吞端着麻醉枪探出身,茨木好像是发现他了,身形一动向上浮起来,却在离海面还有几米的时候堪堪停下来看着他,酒吞听到网入水的声音,茨木也侧过头观察了片刻,又回头看了看他,随后鱼尾一摆以极快的窜了出去,动作幅度大得水面都溢出了波纹。

酒吞扣着扳机的手指松开,他甚至有种跳下水去追的冲动,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探出身太多,急忙撑住护栏收回来。他知道现在这个环境捕捉那条人鱼是多么的困难,现在北极圈内是极昼,无休无止的太阳直射让海水变得太过清澈,不论是张网还是麻醉枪射击都会被发现,茨木是拥有动物直觉的,而且在水里又极为敏捷,捕捉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是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晴明和他们讨论了几次后有了一个猜想,他觉得茨木大概只会在最暖的几个月来到北冰洋,毕竟这里食物非常丰富,每年这个时候也会有鲸群迁徙过来。“等到了极夜我们就没有机会了。”晴明叹口气,这会他心里也实在是有股子郁结之气,顾不上礼仪一整杯茶灌了下去。

“在他身上植GPS定位可以吗?”白狼在一旁听着突然说了话,她是相当严谨的人,提的这个建议也是很常见的方法,晴明却摇了头。“他会察觉到的,我们无法追踪他离开北冰洋之后的行踪,而且最基本的问题,怎么才能打到他?如果能打到他直接麻醉当然更好。”

“我们无法确认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有其他人鱼,甚至存在种群,也就无法推想他的具体移动地点,虽然他肯定会向赤道区海域游。”青行灯卸了手上的指甲油,正有些不适应地蹭她光秃秃的指尖。

酒吞坐在一旁,突然冒了一句:“他会不会跟着鲸群走?”引得所有人都向他看过去,他转了转面前的茶杯,茶水已经凉了,杯壁还存着一点点余温,熨烫着他的手指。“视频里他是坐在一头抹香鲸的背上,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推测一下——这是他的一个爱好?而且鲸群有着属于它们自己的社会小团体,随随便便找一头鲸就坐也不是容易的事吧,鲸类的大脑是所有生物里最大的,它们的智商究竟如何我们也不清楚,有没有可能他们已经是老熟人了?那个鲸群是认识他的?”

酒吞的话乍一听很不切实际,但联想了人鱼种种不现实之后反而让人有些相信了,大家都皱着眉思考起来,晴明倒是先摇了摇头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我们不管做了多少假设都是未经事实印证的猜想,无法负担风险,我们也并不清楚他是不是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来到北冰洋,起码现在的目标是,今年,在这里,抓到他。”

今年,在这里,抓到你。酒吞把麻醉枪扔到一边,又有点无奈,虽然说着这句话让人燃起了斗志,但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抓到他酒吞仍然没什么好想法,还不如去研究那些海中巨兽,他入北极圈到现在见过好几次弓头鲸,它们相当有意思,但是怕人,他一直都没有接近它们的机会,还蛮想研究看一看的。

 

当天晚上吃完饭他去找了晴明,说他有一个想法,不过也算是急病乱投医,完全是胡来的,晴明倒是挺有兴趣,让他先说来看看。

“我觉得他对我们很是好奇,这几天看到他好几次,我觉得他可能一直在我们的船附近,水里,在观察我们。”晴明想了想,倒是点头认可了他这个想法,问他然后呢?酒吞屈起手指习惯性地用指节敲了敲桌面说:“那就张网下去吧,长时间张网,撞运气试一试,看到他再抓是没有用的。”

“这样我们的船就不能行进了哦?”晴明轻轻皱了皱眉,倒是没立刻否认他,酒吞点点头。“我知道,但现在到八月中旬了,北冰洋最暖的季节就快过去,我有种预感,他快离开这里了,既然这样还不如试一试,或者放个什么猎物下去诱引他,虽然我觉得成功的概率很低。”

晴明颇有点哭笑不得的样子,说我们还真是被逼到墙角了啊,酒吞倒了杯茶正吹着,闻言抬眼看了看他没再说什么。

当晚放下了网,晴明亲自到甲板上轮夜班,酒吞临睡前拉了窗帘,但还是忍不住掀起一条缝隙看会不会有抹白色出现。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期间他们回了趟基地填了补给,全船人的意志都要被消磨干净了,酒吞想茨木是不是经历了上次学聪明了,他们日复一日地张网,偶尔还捕到了东西,拽起来一看是落单的海豚,又泄了气放走,结果过了几天有群海豚总是在他们船附近出现,可能是亲近了他们,真是聪明的动物。

酒吞完全没想到这个无心之举能给他们带来什么,但生活就是这么有意思,总是在一些边边角角完全注意不到的地方塞一些惊喜,那天那小群海豚突然焦躁地没进了水里,过了一会有人喊网好像抓到东西了,酒吞当时正在甲板上晃,闻言凑过去,想是不是那群小海豚撞上去了,又觉得不对,它们聪明得很,网的面积又不是太大,早就知道怎么避开了。

可能是小海豹?他漫无目的地想,看着大家慢慢把网收上来,那条银色的鱼尾巴冒出一小截尾鳍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当更多的部分显露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人憋不住叫起来了,尾音带着难以置信的混乱,夹着无数因为激动而冒的粗口,甲板上闹哄哄一片,酒吞挤到前面,看着人鱼被拎到他们面前,随着沉重的落地声,全船又突然鸦雀无声,空气里只剩茨木喉咙里发出的古怪又低沉的叫声。

酒吞张了张嘴,也有那么一阵说不出话来,茨木还在网里挣扎,尾巴来回拍着甲板发出带着水渍的沉重敲击声,酒吞现在能仔仔细细地看他了,他的皮肤的确和人类不同,更像鲸类那种光滑又柔韧的表皮,鳞片不像他们想的那样如鱼鳞一般光滑,反而看起来很粗糙,每一片都带着棱角很尖利,但更具体的还是要用手感触一下。

真是漂亮啊,传说中的生物。他带着纯粹生物研究者的眼神去看这个存在,想大自然真是奇妙啊,他的基因是怎么融合的呢?

站在他旁边的小研究员喃喃自语:“造物主的奇迹啊。”他忍不住想附和一声,结果那个小研究员就三两步跨了出去,激动地伸了手出去,酒吞反应过来想拽住他。“喂,还没打麻醉。”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他瞬间感到了危险,是从茨木那双眼睛里传递出来的,人鱼看起来已经筋疲力竭,却在那一瞬间突然暴起,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拖着浸了水变得那么沉重的网甩起尾巴把那个小研究员拍出去的,但回过神他已经滑出去了,人们惊叫起来,有几个凑过去赶忙做起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做了好一会也没动静,一摸浑身都哆嗦起来,磕磕巴巴地说脊椎断了已经没气了。

他还有难以想象的攻击力。酒吞几步抄了麻醉枪一枪打了过去,几秒见效,茨木的尾巴终于失了力气,但眼睛还没闭上。

酒吞喊了声:“愣着干什么?!把晴明叫过来!”他们才回过神来,跑着去找晴明,那家伙怎么偏偏这时候躲在船舱里喝茶做研究?他皱着眉想。

人鱼一直盯着他,酒吞哼了一声走过去,不顾旁边人的阻止蹲下身,也不管这家伙能不能听懂,扯了个笑出来。

“代表人类对你礼貌一次,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最后例行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谢谢!(;д;)


评论(12)
热度(138)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