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胜]恋爱练习

看文名就知道是糖,一发完结
第一次写出胜我特别紧张………………请不要嫌弃我啊啊啊啊啊
给我的首页:小英雄特别棒,出胜特别棒,你们吃一下吧!  

01

“小胜……”

现在是英语课,麦克老师布置了随堂的习题,教室相当安静,空气里都是笔尖和纸张的摩擦声,偶尔还有窸窸窣窣的食品袋子声音响起。绿谷完成得相当快,他看了看讲台上的麦克老师,后者正背着他们看黑板上的板书有没有什么缺漏,他便向前凑了凑叫了一声。

爆豪也刚刚写完练习,刚把后背靠到椅背上准备调整个舒服的坐姿,就听到绿谷悄悄叫的这一声,本来就降成了气音,因为他练的那个破空气椅子尾音还颤起来,破碎地贴上他的后颈,乱七八糟塞进他的耳朵里,他本能地皱起眉,又因为课堂的环境压了火气,勉勉强强也小了声回了一句:“干什么?”

绿谷张了张嘴,突然又不知道说什么,他以前从来不尝试在上课的时候叫爆豪,也没得到过这种堪称温和的回应,更何况他本来也没整理好语言,眼见着爆豪侧过头,眉毛皱得越来越紧,情急之下说了句:“我有话对你说,午休找个地方吧?”

可能是没控制住音量,没等爆豪回应,麦克突然转身点了他们两个的名字:“绿谷,爆豪,你们两个一直在那里讲什么悄悄话?上来把答案写了吧。”

爆豪这回可以正大光明地瞪他了,脸臭得可以,连捏住粉笔写单词的时候都在对他飞眼刀,绿谷缩了缩脖子,想他们两个明明才说了几句话,怎么就是一直讲悄悄话了?莫非这就是属于老师的语言艺术?

背后传来同样没压住声音的上鸣的猜想:“可能是约架。”

 

02

午休他们没按绿谷设想中的那样约在天台,而是随便找了个学校的角落,不远处还有个自动贩售机,不时过来几个人买饮料,绿谷在贩售机传来的饮料罐坠落声中显得有点局促,显然这个地方不太符合他心中的要求。

“小胜,要不要换个地方……”他尝试着提了个建议,算不上是要求,毕竟他在爆豪面前还鲜少能有机会用上“要求”这个词,而如他所料爆豪干脆地拒绝了,理由是有什么话就痛快说,为什么要藏藏掖掖。

绿谷点点头,他看了几眼爆豪,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才不会惹到他,伸手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又摸了摸脸上的雀斑,目光闪烁着,看样子是在斟酌,可他也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了,爆豪在他面前少得可怜的忍耐力随着他手指的轨迹迅速消失,他一把扯过绿谷的领子,愤怒像火焰一样糊了绿谷一头一脸。“你他妈是在耍我吗?!”

绿谷的余光扫到不远处贩卖机那有两个女孩子转了头,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这边,他迅速地准备扑灭爆豪的火气,虽然从小到大他从未成功过,基本干的都是火上浇油的事。

“不是不是,小胜你听我说!是关于两天前的那件事!”

他惊讶地发现他成功了,爆豪不爽地“切”了声松开手,眼神转了转,显然是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女孩子,她们正凑在一起说什么,神色有点掩饰不住的慌张。

绿谷息事宁人地对她们笑了笑,爆豪没表示什么,他现在看上去出乎人意料的柔和,挑起来眉毛没好气地问:“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绿谷脸有点红,察觉到这点的爆豪嗤笑了一声,用以显示他在绿谷面前是掌握着主动权的,“这几天小胜对我没什么变化……”

“哈。”爆豪扬了唇角一脸不自知的挑衅,“你想要什么变化?别太自以为是了废久。”

绿谷有点委屈,但这些酸涩的小情绪又迅速被充胀起来的不满挤掉了,他没做什么过激的表情,只是简单提了一句他们的现状。“可是我们现在是恋人了吧?”

绿谷至今不明白爆豪为什么会答应他的告白,他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爆豪对他都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所以他一时冲动说了“我喜欢你”之后根本没有得到回应的想法,不被揍就不错了,这么想着的绿谷正打算退两步招架爆豪随时可能发动的个性,就听爆豪说了句“好啊。”

绿谷一时愣住了,一只脚还滑稽地保持着向后踏出一步的姿势,爆豪也看到了,如往常一样嘲笑了他几句,没有给自己之前的回答做出什么解释的意思,看上课时间快到了就想绕过绿谷回教室,绿谷还有点没回过神,手倒是相当准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下意识带出那股子令爆豪厌恶的气势来。

绿谷反应过来把手收了回去,问:“小胜,什么意思……?”爆豪脚步没停,骂了句“废久果然还是废久”就从楼梯转角消失了,留绿谷一个人怔愣地站在那,下意识开始自言自语。

绿谷是清楚自己对爆豪的感情的,它们太过复杂,不能简单用“喜欢”这种明亮又柔软的情感概括,但总归他的目的和恋爱是一样的,就是希望能更靠近爆豪,更了解爆豪。但他也明白爆豪对他完全不是这样,爆豪对他的感情几乎没什么正面词汇可言,也不知道这种乱糟糟又苦涩的东西是怎么和恋爱缠上关系的。

但他们从那一刻开始就是恋人了,这点绿谷不会搞错,毕竟爆豪不是一个有心情开这种玩笑的人。

虽然接下来的两天爆豪对他依然如故,简直要碾碎了绿谷好不容易揣上的裹着恋爱酸甜味的心脏。

就算绿谷的脑子里只装着“如何成为英雄”的命题,他也是一个高中生,对恋爱还是有着小憧憬的,然而选择和爆豪谈恋爱,还是他绿谷出久选择和爆豪胜己谈恋爱,似乎在一开始就必须要丢掉这些想象了,爆豪不拎着他的衣领糊他一脸爆破似乎就是他恋人身份的证明。

他们两个之前还玩笑式成为了班里“最不可能谈恋爱的组合”第一名,爆豪破天荒没对第一名表示喜悦,反而一脸凶恶得想要炸了班里所有人,最终他认定罪魁祸首还是那个讨人厌的幼驯染绿谷出久,那之后好几天连正常的臭脸都摆不出来,总是用杀人的眼光看绿谷,那个破烂的空气椅子都像是在找爆豪的茬。

 

03

虽然他们两个是非正常情侣,但也不能一点情侣的事情都不做吧。绿谷怀着这样的想法找爆豪谈,他觉得他们应该做一点恋爱该做的事情,偶尔。

爆豪对此嗤之以鼻,问了句比如?绿谷笑起来,抬起手数着说:“拥抱,牵手,接吻什么的……”他越说声越小,后来可能是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禁不住一抖,满脸的复杂,甚至还有点掩不住的排斥。爆豪看着他那只布满伤疤的手,深深的嫌恶也抹进他皱起的眉头里,他无法停止讨厌绿谷,讨厌到了骨子里,这个人从头到脚让他的每个细胞都叫嚣起厌恶,爆豪其实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答应绿谷的告白,但他想象了一下自己和绿谷变成恋人后的事,除了恶心之外居然还有一丝丝快意,他把这归结于身份不同他能对绿谷造成的杀伤力更大的原因。

但他讨厌这些黏糊糊的东西,他也不明白绿谷这个疯子为什么非要和他做这些事情,他并不觉得绿谷会是正常谈恋爱的那种人,这家伙骨子里比爆豪不正常多了,却还下意识想做个正常人。

“不可能。”爆豪干脆利落地拒绝了绿谷的提议,抬了脚就想走,却又被绿谷拦住了,爆豪心里的怒火就窜起来,他讨厌绿谷不听他的话,讨厌绿谷对他的决定有异议,讨厌绿谷不能像小时候一样跟在他后面软弱地哭,绿谷对他的每一次质疑都像是挑衅的狼烟,而爆豪是眼睛里连个小小火苗都不能忍的人。

小胜又生气了。绿谷颇有些无奈地再一次被爆豪相当暴力地拽起领子,脑子飞快地转起来,想这回又要怎么和平解决,有了一次成功的经验绿谷就蠢蠢欲动地准备来第二次。

“小胜,小胜你听我说……”绿谷刚出口的铺垫就被爆豪一句“闭嘴!”堵回去了,他在心里叹口气,突然冒了个点子出来。“小胜,我觉得恋爱也像考试一样,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然后不及格吧。”

“哈?”爆豪凶恶地瞪着绿谷,耳朵倒是相当冷静地把这句话听进去了,反复琢磨了几遍,不知道这个丝毫不适合他们这对非正常情侣的歪论是怎么称了爆豪的心,反正他是扔了绿谷惨遭蹂躏的领子,看上去像是有点兴趣的样子了,眼睛里还有点好胜的光。“然后?”

绿谷努力把衣领拽直,让它们显得不那么惨,闻声想了想提个建议:“每天找个时间练习吧?”

爆豪哼了声点点头,临走前还放了个挑衅说自己不会输,绿谷看着爆豪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笑,想小胜好多时候真是容易懂。

 

04

他们后来约定每天午休的时候抽出十分钟找个地方练习恋爱要做的事情。

这句话说出来简直是不正常到了极点,但放在他们两个身上就古怪地维持住了一种岌岌可危的平衡来,可能对于成为恋人的他们来说,什么怪事都可以平淡地接受了,甚至显得相当搭调。

恋爱练习的第一天,绿谷下意识摸了本笔记抱在怀里,不是想记录爆豪的表现,只是纯粹不知道他们两个能干什么消耗这漫长的十分钟,连沉默这种气氛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稀有品,想一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

啊,真的要做这些没什么意义的事吗?绿谷下意识有些排斥起来,但他试着像爆豪一样把这一切看做竞争,竟意外地放下心来,他也不是个喜欢输的人啊,尤其是输给爆豪。

绿谷试探地推开门,他们练习倒是衬了绿谷的心意,约到了教学楼的天台,风随着门缝的扩大鼓动开来,他回身关了门,爆豪正站在那看着远处的景色,留了一个利落的剪影给绿谷,听见声音回过头,见是绿谷便转身向他走过来。“你来了啊,废久。”

明明是句稀松平常的问候语,爆豪却偏把每个字都咬在嘴里,恨不得咬碎了吐出来,便硬生生地说出一种相当嚣张的气氛,像是他们约了架,下一秒拳头就要冲过来了。

绿谷点点头,没等他回一个招呼,爆豪就痛快地直切主题问:“今天的内容是什么?”绿谷冷不丁被这么问一愣,但迅速给出了答案。“就……牵手吧。”

小胜进入状态真快啊,他是真的把这个当做比赛了吧。绿谷想着,有些想笑,又被他硬生生地忍下来,在牵手和拥抱中绿谷选了个接触面积相对小的,应该能更容易忍耐,爆豪眉毛跳了跳,但还是很快认同了这个选题,伸了右手出来,语气还有点不情愿。“来吧。”

“不不不,那个,小胜,咱们先找个地方坐吧。”绿谷其实也有点紧张,除了紧张还有些说不出的细小情感,顶着他的心脏,让他有些难受得想吐,爆豪没什么异议,转身找了个地方坐下,绿谷也跟着过去,他坐到爆豪身边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不适应,绿谷向另一边挪了挪,空出一小块地方,好像这块平凡无奇的水泥砖就是他们两个此刻的屏障一样。

他试探着伸了手,没说话,也没转头看爆豪,只是盯着自己鞋尖前那块地的纹路,他实在是不能看着爆豪把手放到他的手上,他怕自己的胃被顶出来,现在他更想吐了,脑袋还有些说不清的发晕,绿谷抽着鼻子,没想到闻了满肚子爆豪身上的硝化甘油味。

小胜出汗了。这是爆豪把手放上来之前他脑子里最后一个想法,等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爆豪的手掌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被重重捶了一下。

他们两个的手只是虚虚地搭着,没有握紧也没有什么十指相扣,更像是不小心放上去的一样,绿谷感觉自己现在所有的感知力都聚集到了和爆豪相触碰的那几个地方,触感被无限放大,震得他脑袋嗡嗡响,手指火烧火燎。

我真的快吐了。绿谷痛苦地拧着眉,他的胃此刻跳动得像是第二颗心脏,但呕吐感只是他的幻觉,他只是坐在那,另一只空闲的手紧紧攥住他笔记本的边缘,把封面的硬纸都捏得皱起来,他能感受到那股子火药味越来越浓,像是被塞进了炸药桶一样,他也能感受到爆豪虚搭在他手上的手指有细微的抽动,也不知道是想炸他还是怎样。

要是想炸他的话真的够了,他们两个的手心都出了汗,连手指缝都有点湿漉漉的,绿谷感觉他手指尖都随着心脏在跳,跳得他难受。

闹钟的铃声像是把利剑,从头到脚把他们之间古怪涌动的气氛劈开,绿谷来之前找了块电子表记了十分钟的倒数,爆豪几乎是瞬间抽回了手,也没像往常一样补几句挑衅,三两步迈出去开门走了,门关上时的撞击震得绿谷一颤,他把满是汗的手摊开任风吹着,又把本子的折痕按了按,在心里挫败地叹口气。

 

05

绿谷以为他们的练习会被爆豪单方面终止,但第二天爆豪还是来了,坐在他们之前坐的那个位置,把他的手伸出来。

经过了好多次练习,他们倒是能习惯一些了,爆豪在一旁用空闲的手练个性,“噼噼啪啪”地响,绿谷低头翻他的笔记,不时补一两句上去,两个人除了中间握着的手之外,正常得像是关系相当好的朋友。

爆豪讨厌绿谷的一系列笔记,他讨厌绿谷整个人,看绿谷低头自言自语他就烦,烦就看绿谷更不顺眼,但他很少在这十分钟内发火,他相当认真地把这段时间看做比赛,松了手就输了。

“你就不能不带这些恶心的笔记过来吗?”绿谷听到话抬起头,爆豪正拧着眉看他,不爽从眼角眉梢丝丝缕缕地渗出来,迎面扑了绿谷一脸,他笑了笑。“可是不做点什么的话太尴尬了吧?我和小胜又不可能聊天。”

假的。爆豪几乎是瞬间确认下来,他看着绿谷的眼睛,除了友善又瑟缩的笑意似乎什么都没有,但他就是知道这人在撒谎,绿谷就是想让他不痛快,他明明知道爆豪讨厌什么却还明目张胆地拿出来,甚至还问他要不要看,纯粹就是找茬。

爆豪压住火气,他知道绿谷这人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软弱,他也从不觉得绿谷在面对他的时候是处于劣势的,从小到大都不是,这家伙看他的眼神高高在上,让爆豪恶心至极,他没挑起什么争端,只是转了头自顾自继续练个性。

绿谷偶尔也会和他说几句今天发生的事,都是不痛不痒的废话,和绿谷出久这个人一样废物,爆豪愤怒地想着。

 

06

“今天应该可以练习新的内容了吧。”

爆豪听到这句话不爽地“哼”了声,他不喜欢绿谷现在这样,一副掌控整个局面的样子,可他心知肚明这个竞争就是绿谷握着规则,他也同意这件事了,便只能用几句带着火气的话喷绿谷一脸。

绿谷提议练习的新内容是拥抱,说完他自己也在心里想这真是个艰巨的任务,不知道爆豪怎么想,他看了看爆豪的脸,没什么复杂的表情。

“计时开始了吗?”爆豪问,绿谷赶紧低头调出计时,手指按下去后绿谷抬头,还没等他说什么就被爆豪一把拽过去,两个人抱住的时候身体都僵起来,爆豪的手抬了好几次,才相当不适地挨上绿谷的肩膀。

真恶心。爆豪想着,这已经超越了他们两个之间一直留着的那块水泥屏障,绿谷的气息渗进来,太过不适,他从来不会容忍绿谷接近他到这个地步,但他心里憋着那口气,他不想总让绿谷占据主动权的那一方,绿谷占优势对爆豪来讲是比拥抱更难以接受的事情,他要争第一,输给绿谷更是不行。

绿谷能感受到爆豪僵硬的身体,整个人都像是全凭外面包着的一层铁皮憋住爆发的炸药,从头到脚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们两个挨这么近对彼此都十分危险,下意识就动用了战斗的本能,武器全都亮在空气里。

绿谷比爆豪适应得好一些,他伸手环住爆豪的腰,没敢用太大的力气,只是轻轻地搭在上面,他比爆豪矮,抬了些脸鼻子便挨上了爆豪的耳垂,他努力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爆豪浑身一抖,像是拉响了警报一样,他感觉自己浑身都被绿谷的呼吸黏糊糊地裹住了,简直让人窒息,但他忍住了,掌心冒了几次爆炸没了声音。

绿谷能感受到爆豪剧烈的心跳,爆豪应该也能感受到他的,他悄悄把手臂环紧了一点,想小胜真是个在意胜负的人。

 

07

绿谷感觉他的恋爱经历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没见过这么惨的,可能还要面临着被打的危险,他在一次练习的时候试探着环紧了爆豪的腰,脸凑到他的颈窝,就听爆豪咬着牙开口:“别让我揍你,废久。”

绿谷没管爆豪的话,他知道爆豪在这十分钟是不会做停止练习的事情的,这就是爆豪对比赛的态度,他尝试着寻找爆豪的底线,他现在有能力应付爆豪被触碰底线后的爆发。

爆豪倒是没揍他,只是嘴上说了几句就转身走了,绿谷从来不和爆豪一起离开,他都会等爆豪走了有一阵才站起身。

他琢磨着或许可以换新的练习内容了,又因为新目标脸红起来。

 

08

他们第一次练习接吻的时候绿谷终于是丢掉了他好不容易比爆豪多出一点的自然,脸红得相当惨烈,爆豪抓住了机会嘲笑他,让自己看起来相当游刃有余,完全忽略了他也是毫无接吻经验的人,他必须抓住一切机会掌握优势。

绿谷没反驳什么,或者说他也没心思反驳什么了,凑到爆豪面前闭着眼一脸紧张地亲上去,他没看,地方倒是找的挺准,爆豪的一句废久就被他噎回了自己肚子里。

绿谷的嘴唇在颤抖,爆豪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站在那,全身也像是被定住了一样,连晃都没晃,绿谷乱糟糟的头发扑在他脸上,泛起令人难受的痒意,还有湿润的呼吸拂过他的脸,爆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一处不难受,但他没有推开绿谷。

他们只是很简单的嘴唇相贴,绿谷很快就放开了他,眼神乱晃,忍不住想小胜看上去那么凶,嘴唇真软啊,想着想着绿谷就笑起来。

爆豪没像以往一样吊起眼角问他笑屁,只是低声说了句:“真恶心。”绿谷继续笑,他什么都没说。

评论(8)
热度(76)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