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鲸礁07

人鱼茨,日更
给合志打广告,买吧,快买吧
依然是没有爆点的一章,我都不知道该说啥  

酒吞看出晴明有话想对他说,放了手里的东西跟着他走出去,现在全基地的人都在大厅,其他地方都特别安静,晴明拐了个小走廊,脚步声回荡着,空落落的。

他找了个地方站定,酒吞没说话等着他开口,晴明靠到墙上,沉默了很久,突然从口袋里摸了包烟出来,笑着问他:“介意我抽一根吗?”

酒吞有点意外地摇摇头,他没见过晴明抽烟,这个男人的生活一向自律,连酒都不多喝一口,居然会随身带着一包烟,这是他没想到的。“这没有火警装置吗?”

晴明摸出打火机,看得出他动作不是常年老烟鬼那种流畅,应该也不怎么多抽,打火机盖子打开的清脆声音也荡在走廊里,晴明凑过去点了火,这里光线有点暗,烟头明明灭灭的红色分外显眼,烟雾缓缓地飘上去,他吸了两口靠回墙上。“这里没有,而且也没什么人,我每次吸烟都会来这里。”

酒吞看着他指间夹的那根纤细的烟,女士烟,漂亮又优雅,尼古丁含量很少也不会上瘾,显然是这个生活中时时刻刻注意着的男人的第一选择。

“意外我会抽烟?”晴明问,见酒吞点头他笑起来,把烟盒递过去示意着酒吞要不要抽一根,酒吞拒绝了,他的确会抽点烟,不过也是很久之前了,现在和新手没有差别,抽烟没有喝酒有意思,虽然总归都算是不良嗜好,而且他也不喜欢女士烟温吞的口感。

“工作累了,就学着抽一两根,不过对身体不好,也不会多抽,经常一包烟没抽完就放潮了。”晴明笑笑把烟盒和打火机揣回兜里,女士烟盒的外表相当漂亮,带着细致的烫金花纹,酒吞记得还有一种香水烟,青行灯抽过,他对抽烟的女人没什么偏见,觉得还挺漂亮的,味道缥缈的烟就适合眉眼里带着故事的女人,她们把香水味道吞进肚子里,变成她们自身散发的一种纤细又悠长的味道,烟雾就在漂亮的、涂着指甲油的手指间飘着,烟嘴被咬进口红边缘涂抹细致的嘴唇里。

他和晴明都没说话,他嗅着烟草的味道逐渐扩散开,细细密密地填了他的鼻腔,晴明看样子是有很重要的事和他说,烟抽了几口便碾了,抽张纸巾包好塞到兜里,等着一会扔掉。

“是想和你说一下老板的事。”晴明语气淡淡的,转头看向他,“是比较要紧的事,但现在还纯粹是我的猜测,所以想先和你说一下。”

酒吞点点头,他没见过他们的老板,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非常有钱,这么一个工程量巨大的基地都能建出来,显然是费了很多心血。

“老板对人鱼非常狂热,你是知道的。”见酒吞认同了他的话,晴明继续说下去,“你觉得他为什么对人鱼那么热衷?”

酒吞听了听晴明的语气,不像是有了答案的设问,而是真的想和他讨论,他便认真想了想。“有很多种可能吧?比如从小到大一直对这个物种有独特的情怀,但遗憾没有办法学习生物之类的。”酒吞的猜想也是研究所为数不多对老板的讨论里摘出来的,是现在大家比较认同的想法。

晴明低着头像是在思考,顺着酒吞的话头“嗯”了声,酒吞正想他这个表现到底是什么意思,晴明便转头看了他一眼。“我现在还有另一个想法,这个念头不太好。”

酒吞挑眉问晴明什么意思,晴明说起他那次见老板的事。

“我是和我的双胞胎弟弟一起去见的老板,这件事你知道吧?到了那我们被他身边那个心腹八百比丘尼带进去,他戴着个蛇头面具,我没看到他的脸,他问了问我们对人鱼研究的看法,还有一些想法和猜测之类的,对我们很欣赏。”

酒吞没说话,他知道晴明说这些都是有意义的,便靠着墙安静地听。

“但是后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对人鱼有点太过狂热了,不是正常的狂热,是非常兴奋的那种……”晴明找了找形容词,最后只能用出一个词来,“疯狂,真的是这样,我弟弟和我关系不好,因为他是那种很极端的人,在生物方面的很多研究和主张都违背了社会道德,但他和老板非常谈得来,老板到后来几乎是把我晾在一边了。”

晴明说到这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不太喜欢他们讨论的话题,也就没主动搭什么话,只是在一边听,最后回话时间到了,我们便被八百比丘尼送出来了。”

酒吞听出了晴明话里面藏的意思,直起身。

“你的意思是……”

晴明点点头说:“我感觉老板想抓人鱼不是为了什么科学上的伟大突破,他是想搞一些不太好的东西,这只是我的直觉,我没什么证据,但从八百比丘尼这个名字来看,就有点隐喻了吧。”

酒吞皱了眉,他不知道该对这个想法做什么样的回应,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种非正常目的的研究自然是该被抵制的,他知道有一些非人道主义的实验在进行,如果人鱼的存在被公开,说不定也会有很多科学家主张解剖他,但他一向不喜欢这些,他只想简简单单研究研究人鱼,如果将来有机会,甚至应该把他放掉。

“难道他真的觉得吃人鱼肉会长生不老?”酒吞有点难以置信,他从来不信这些神神怪怪的传言,也没觉得人鱼奇妙到哪里去,或者说在他眼里人鱼的奇妙之处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酒吞只是把他看做一个大自然孕育出的物种而已。

“说不定。”晴明叹口气,忍不住又摸了根烟出来,“说我的立场,如果老板真的在打那些歪主意,我不能允许他把茨木带走,这触犯了我的底线。”

酒吞点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

“咱们现在暂时和老板联系不上,也是好事,找到人鱼这件事被藏住了,但老板快回俄罗斯了,到时候我们就又能用无线电交流,我不说,不代表基地里的人都不会说。”

“你的意思是……”酒吞现在忍不住想喝酒,特别想喝。

“走一步看一步吧,咱们都尽量聪明点,也别给自己惹麻烦。”晴明几大口把剩下的烟抽个干净,酒吞知道这种抽烟方法比较伤身体,晴明显然是有些管不住了,但还是仔仔细细把烟头包进纸巾里,招呼酒吞回大厅,路上问酒吞自己身上有没有烟味,酒吞说很淡,晴明便满意地笑了笑。

回到大厅,大家还是忙碌的样子,仪器不可能那么快出结果,大部分人都在等待,有几个人凑在显微镜前边看边记录着观测数据,见晴明回来了便叫住他让他过去看,晴明应了一声。

“你也去工作吧。”他和酒吞说了一句,酒吞点点头,看晴明挤进几个研究员让出的空隙里,他没立刻就回自己的研究位置,而是凑到了水箱前,茨木见他过来了,游到离他不远的地方盯着他,随着鱼尾的摆动头发缓慢起伏着。酒吞看了一会,他觉得茨木和之前不一样了,眼睛里比起对他的敌意和填得满满的狩猎欲望,更像是在探究什么,想要深深望进他骨子里的那种。

酒吞皱起眉,他想问茨木到底想干什么,又想起人鱼听不懂他的话,有些烦躁起来,被这种古古怪怪的眼神一直盯着真的是让人很不舒服的体验,他迈开步子绕到人比较少的一边,凑到玻璃前盯着茨木,尝试着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过去,人鱼并没被激怒,相反游到他面前,依然带着那种讨厌的眼神看他。

酒吞骨子里是相当傲气的人,最讨厌别人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他,他凑到玻璃前低声说了一句:“你想干什么?”话语卷的热气扑到玻璃上,泛起一层浅淡的水雾,茨木伸手覆上那块,透过不断消散的水雾看着他,随后张了张嘴,酒吞猜想他是想表达什么,但他没有办法听到。

他没再管茨木,快步向着人多的地方走去,青行灯正坐在一个桌子前记什么东西,酒吞过去敲了敲她的桌子,引得她抬头看过来。

“今晚是不是有你值班?”

“是,怎么了?”青行灯有点奇怪,大厅每天晚上都会有人留守看着监控,以防茨木出什么状况,只有A级及以上的研究员会被安排守夜,为了减轻身体负担两小时便会轮班。

“我晚上来一趟,你让我进去。”酒吞示意了一下水箱,青行灯瞪大了眼,但看不远处就有人还是压低了声音说:“你疯了?!你想死就直说。”

“放心吧。”酒吞有种直觉,他不会很快被茨木杀掉,现在的环境不适合详细说明,“晚上我来找你再说。”

青行灯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她知道酒吞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理由,肯定不会莫名其妙就要去见人鱼,但她心里还是担心,她需要一个能够接受的理由,或许只是一个理由还不够,她还需要给酒吞从头武装到脚。


红心,蓝手。谢谢你们(;д;)

评论(11)
热度(114)
  1. 黄昏迟浮椒 转载了此文字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