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后续大纲

后来酒吞对茨木有了好感,就开始故意撩他,想看看这人什么时候能开窍,他甚至在喝醉之后趴在茨木身上扒他的衣服,嫌他穿的严实,散着头发,扒完就睡了,茨木被撩拨得不行,但后来他越来越喜欢茨木,就开始急了,想这人怎么还不开窍啊

茨木对酒吞不一样,可他自己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直到有一次做春梦他才明白,但他不好意思,觉得臆想挚友的他很龌龊,而且酒吞感觉坦荡荡,对他什么意思都没有,有一次他做春梦被酒吞发现了,酒吞逗他问他做了什么梦,他说不出口,憋得满脸通红,酒吞就不逗他了,问他到底做了什么梦,茨木小声说梦见和你交合,酒吞笑了,问他在梦里都做了什么事,茨木说亲了,酒吞就亲他一口,问他是不是这样,茨木蒙了,沉默一会说不是,是张开嘴的那种亲,酒吞就再次亲他,咬他的舌头,把他撩硬了,这时候茨木眼睛已经很亮了,他觉得酒吞应该是喜欢他,酒吞问他还做了什么,茨木说我脱了你的衣服,亲了你好多地方,酒吞说,接下来不用我教你了吧,梦都做了

大概就是两个人一起打怪升级,有许多小故事,最重要也是最后的就是三尾,没有人知道三尾的真名,大家都叫她狐狸,因为这个女人狡猾,一脸狐媚相,三尾倾慕一个女子,可那个女子成亲了,她便离开故乡,开了家小酒馆,酒吞就是这么认识她的,三尾有自己酿的一种酒,味道很特别,香味很淡,入口很平,后劲却极烈,名为红颜,酒吞每年都要去喝,除此之外他和三尾交集不多,却认三尾为朋友,因为他很欣赏这个女人,三尾会和故乡的那个女子通信,闲时便靠在窗边读那些信,一遍又一遍,她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最后她死了,酒吞问她真的要这样吗?他可以去救她,三尾说不必了,你当我是朋友,我屋后那些红颜都送给你,酿酒的方法也送你,那个女子很喜欢红色,所以成亲的时候很欢喜,是三尾给她梳了妆,她很喜欢看三尾穿着红衣给她跳舞,她抚琴做和,临死前三尾给那个女子写了封长信,大意是我要五湖四海云游,收不到信了,所以不要再寄了,所以那个女子都不知道她死了,她慨然赴死,穿着一身红纱衣,火烧起来,她的红纱衣被点燃,信也纷纷扬扬地飞起来,她在火上跳舞,酒吞远远地看着那片火光,敬了她三杯酒,说她哪是狐狸啊,要说也是浴火的凤凰

吞收了三尾的小酒馆,当做浮世中两个人的家,结尾两个人坐在屋顶喝酒,酒吞畅快地笑,月光正好,茨木也笑,看着他笑,酒吞见他那样的眼神慢慢就收敛了笑意,把酒葫芦扔了,伸手把人搂过来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茨木说那我想亲你,酒吞就把人拽过来亲

补充茨木设定:茨木从小被人遗弃,被他门派的掌门捡回来,他被人称为鬼子,掌门并没有过多管他,但给了他一条命,所以他听掌门的话,他学武,学着学着师傅就不教他了,因为他邪,他的每一招都是以要人命的方式出手的,狠戾异常,没有人教他他就自己练,所以都是一些不精到的招式,真正的秘籍绝学他都看不到,他总被人欺负,和门派里的弟子打架,所以他想要变强,变强就没人瞧不起他了,只有变强才能让人都害怕他,后来大家都去找掌门,想把他赶走,掌门没有办法,就让他离开,给了他钱和一把刀,年轻时候自己用过的,所以光秃秃的,没有刀鞘,而最后酒吞给他做了一个刀鞘,也是暗喻酒吞把他这把刀束缚起来的意思,他下山,得罪了很多人,所以到处都有人追杀他,开头他和吞相遇在破庙里也是因为被追杀

评论(2)
热度(5)
© 浮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