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KFC

一个超级扯淡而且没有文笔的故事,就是最近因为闪卡和主题餐厅突然开个脑洞……依然现pa,就想写茨木买下KFC然后搞主题餐厅这个很ZZ的事

那家伙已经盯了他好久了。

酒吞咬牙切齿地戳着点餐屏幕,又因为经理路过而努力扯出个像样的笑来,反而吓到了他面前的顾客,小声地说了打包就一直低头盯着宣传单不说话了。

他一边担忧着自己本就不多的兼职工资一边去接可乐,带着气泡的液体击打在杯底上哗啦哗啦响,冰块的触感隔着纸杯碰撞在他手指上,他便迅速地把可乐装进塑料袋子里,期间抬了一眼,那个人还在看他,毫不避讳地盯着他,见他望过来便扯出一个灿烂的笑,金眸在夜色里反着暖黄灯光。

酒吞并没因为这个笑而感到愉悦,相反他更烦躁了,连冰激凌的勺子都差点忘了给,估计工资又得少。

这人昨天就来了。

酒吞在附近上大学,每周末都会来这家肯德基打工,时间不固定。昨天晚上七八点钟,正是人多的时候,他焦头烂额地戳着点餐屏幕,下一位顾客就站到了他的面前,他抬头看了看,发现他认识,他们大学一个极其有名的富二代,叫茨木。

他问要什么,问了两遍这人才回过神,很微妙地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然后就露出在他看来有点傻的笑,说你叫酒吞吗?我叫茨木。

……我知道。这句话酒吞没说出口,他也很微妙地看了冲着他笑的茨木两眼,又问了一遍“顾客你要什么?”后面排队的人已经有点骚动,酒吞就皱了眉,表达了“快点餐,不点就下一位”的态度。

茨木完全没感受到他的不爽,还在继续问,“你是天天都来这上班吗?还是有什么固定时间?”酒吞不得不打断他,问他到底要不要点餐,不点就给后面让地方。

茨木才委屈地闭了嘴,想了想说:“你们现在有什么?一样给我来一份吧。”

这人是个傻子。酒吞下了定论。

接下来茨木就找了个离他很近的位置,也不吃东西,就盯着他看,后来他下班还问他住哪,他可以顺道送一下,殷勤得像是诱拐犯,酒吞好不容易才拒绝。

如果说第一天还只是觉得这个人脑子有点问题,但第二天茨木又坐在那盯着他看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人有企图了。

酒吞很烦躁,要不是工作中不能随便离开,他真想走过去揪着茨木的领子问他想干什么,毕竟是个人被盯了一下午都会觉得不爽。

很高兴的是茨木留到了他下班,让他有机会把自己的不爽表达出来,他出了门,茨木就跟在他后面,说自己有车可以送他,话没说完酒吞就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

和想象中一样。酒吞满意地想。

“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茨木被揪了领子,眨了眨眼反而看着人皱起的眉头笑了,他认认真真地看着酒吞的眼睛,说的话却让他觉得荒唐至极。

“我好像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可不可以追你?”

 

故事向着愚蠢的方向发展了。

酒吞在低头努力把薯条立着放进袋子里的时候想。

他面前暂时没有顾客了,却立刻就被新的人填补,他的男朋友,胳膊肘撑在台面上冲他笑,问他今天准备几点下班。

酒吞没理会,反而问他要点什么,茨木笑着看他,视线都没变一下,随随便便在被他胳膊肘压住的宣传单上戳了几个新出的套餐,酒吞颇有些无奈的意思,告诉他不要浪费,茨木就很委屈地说他每次都会带回去给室友吃。

大晚上吃肯德基,还是冷的,你室友估计都恨死你了。

酒吞照例给他重复了一遍菜单,什么A套餐B套餐的茨木也没听,但他听到尾音接着的一句很小声的话,就够了。

“今天会早一点。”

他就很幸福地笑起来,酒吞想他怎么因为自己早点下班就这么开心,但也想不出所以然,只好伸手去收钱,却被茨木借机拽住手,指尖划过手心,酒吞面无表情地拍掉,转身去给他装辣翅。

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酒吞都有点想不明白。

最开始他是完全没有同意的,倒不是因为性向什么的,只是因为他不喜欢茨木,并且觉得以后也不会喜欢茨木。

到底是怎么推翻了自己做的这个设定呢?

他依然说不清。

他只是看茨木一如既往地在周末推开门,借着点餐的机会近距离接触他,然后就尽量坐到一个离他近的位置,在他把目光投过去的时候冲他笑。

酒吞很无奈,他已经明确拒绝了好几次,但这家伙好像根本不会因为这种事气馁,他也不能直接就把人赶出去,那样的话估计不只是工资,连他的兼职都会泡汤。

他就只好无视他,无视这个人一次又一次的靠近,拒绝他一次又一次的蹭车邀请,他都累了,茨木居然还不累。

他想这个人真的对他这么执着吗?不过是个一见钟情的对象,他一直觉得这种产生爱情的方式太过虚浮,却见到这么一个执着的人,让他不禁怀疑起自己以前的想法。

记不清这样的周末持续了多久,总之在又一次酒吞下班走出门后,茨木照常的蹭车邀请没有收到照常的回应。

酒吞转了身,定定地看了他一阵,开口:“追人可不是这么追的,你傻吗?”

茨木也看着他,没什么无力的情绪:“我还有很多追人的方法,可你不给我机会啊。”

酒吞就嗤笑了一声,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现在给你机会了。”

 

茨木开始侵入他的生活。

坐了他的车,自然就让他知道他们两个其实是一个大学的,酒吞倒也不在乎,相反他还觉得茨木追了他这么久都只能到他打工的肯德基店里找他实在是有点惨。

他的身边逐渐有了茨木的痕迹,倒也习惯了些,他就想自己不能吊着茨木了。

他们的第一次接吻是在一次party上,旁边人都带了起哄的性质,毕竟茨木要是追一个人,全学校都会知道,他们在旁边看戏看得热闹,茨木却没敢上前。

他在等酒吞的答复。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恶作剧性质的单纯为了凑热闹的吻,两个人却心照不宣地确认了它的意义,酒吞仰头灌了口酒,扬起下巴冲着茨木示意性地笑了一下,那双眼睛就亮起来。

他们的第一个吻充斥了酒味和口哨声,却被对方唇舌的温度变得柔软起来。

他们的第一次做爱也是,满是肉体碰撞的疼痛,却被额头上的吻安置得妥帖。

现在这个人变成了他的男朋友,却依然在他打工的时候去看他,用茨木的话讲就是酒吞的话怎么也看不够,酒吞就有点无奈,但也没阻止,他知道他阻止不了,这家伙固执的很,还不如安安心心蹭车。

反正茨木是掏钱的那个,就是得可怜他的室友了。

 

后续:

 

后来有一天酒吞突然就被经理放假了,说让他休息一阵,就是这个放假莫名其妙,休息的时间还太长,让他觉得自己其实是被炒了。

没什么办法,不干就不干吧,结果有一天醒了打开手机消息提示一阵响,一堆人发省略号,还让他管管茨木,他莫名其妙,就在这时青行灯给他发了个小视频。

他工作的那家肯德基变了个样子,玻璃上赫然贴着他的照片,随着青行灯打开门他看到了里面,到处都是他的照片,居然还有一个立牌。

茨木坐在那,来一个顾客扯住一个,指着他的照片问这个人是不是超级好,回答不好就不卖给他。

青行灯又发了条语音,说茨木好像是把这家肯德基买下来了,语气里带着“有这样的男朋友真是辛苦你了”的潜台词。

酒吞表情复杂地躺在床上,良久打了个电话给茨木。

“茨木,我现在的老板是不是就是你了?”

“你知道了?是啊,怎么了?”

“我要辞职。”

“???????等等?”

“本大爷不仅要辞职,本大爷还要分手。”


评论(5)
热度(156)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