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今天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茨木体温很高。
冬天的时候酒吞很愿意凑过去挨着他汲取一些热量,他不喜欢穿很厚,觉得累赘,冬天哪怕有妖力也难免冷了一些,茨木乱蓬蓬的头发都带了暖意,像一个暖烘烘的大火炉。
他靠在茨木身上,茨木靠在树干上,就着第一场雪喝酒。
但夏天茨木就没这个优待了,酒吞恨不得离他十米远,没办法,实在是太热了。
哪怕茨木凑过来还没碰上他,酒吞都感觉他像是卷了一整个夏天的热浪一样,黏糊又闷热,快要喘不上气来,他抬手把茨木推开,告诉他不许过来。
茨木就一脸憋屈地坐在一旁看他喝酒。
后来他们活到了现代,买了房子装了空调,酒吞可算是能惬意地摊在床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电视了,他超级喜欢看纪录片,叼着一个棒冰看动物世界,茨木歪在大靠垫上陪他看,空调吹久了他的手也有些凉下来,就去撩酒吞的头发,拉他的手,刚开始还好,过一会手热起来了酒吞就皱了眉甩开。
茨木就等空调吹凉之后再伸手。
大危机的是冬天。
因为有了空调屋里很暖和,酒吞就用不着挨到他身上取暖了,茨木可就急了。
明示暗示了好几天酒吞都不搭理他这事,他想来想去,趁有一天晚上酒吞睡着他使劲往插排上插了一堆电器,可算是把保险丝烧断了。
酒吞被他拍醒,茨木一脸着急告诉他电断了,他下床去看了半天,大半夜也没办法,只能回去睡觉,躺了一会就觉得冷了,酒吞吸吸鼻子,就听茨木问他要不要过来抱着。
酒吞看了看他,特别无奈地说了声“你啊”,笑着叹口气凑过去亲了他一口,窝在他怀里,像一只懒懒的大猫一样满足地哼了两声。
还是很暖和的。

评论(3)
热度(101)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