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不会被屏蔽,依然小段子,两方长兽耳的情况

茨木的场合:

酒吞是被脸侧的痒意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看,果然是茨木那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他已经习惯了,顺手推开他的头就想翻身继续睡,结果却因为手心奇怪的触感愣住了。
他又眯着眼摸了两把,突然就清醒了,猛地坐起来看茨木的头。
果然不是他的幻觉,他看到了两只……猫耳朵?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酒吞黑着脸看晴明忙前忙后地给茨木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符结果那玩意也没消失,晴明皱眉伸手摸了摸,那两个耳朵就颤了几下。
“实在是不清楚……”晴明嘟囔着收回手,一脸这事情很棘手的样子,酒吞也跟着皱起眉,问他不会是什么奇怪又无聊的咒术吧。
茨木夹在他们两个的皱眉中间,倒是一点都不在乎,他伸手碰了碰奇奇怪怪长在头上的耳朵,回过神来就发现他们俩都盯着他,晴明问他这个能不能听到声音,他说不能。
“唔……但是能动……”晴明又伸手捏了两下,“真是奇怪……”
“行了,既然解决不了那就先这样吧,今天给他放个假,你赶紧想办法。”酒吞站起身拍掉晴明的手,看了茨木一眼,他就跟着站起来走了。

出门碰见了姑获鸟,酒吞就顺手揉了揉她怀里抱着的那只小猫,这只猫已经和他很熟了,呜噜呜噜地凑到他手心里,姑获鸟笑着向他们点了点头就走了,没对茨木脑袋上冒出来的那玩意做任何评论。
回房间的路上茨木突然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酒吞一脸疑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茨木仰头看他,开口:“挚友,你也摸摸我的头吧。”
……???
“挚友平时特别喜欢摸姑获鸟的那只猫,现在我也有耳朵了,你摸摸我?”
酒吞耳朵根有点红,他很喜欢猫,喜欢到会偷偷出门找附近的野猫喂食的程度,平时见到寮里那只小猫也会忍不住去逗,没想到茨木在乎上这事了。
他觉得动不动就揉一个大妖的头很傻,所以从来不对茨木做揉头这种事,但拗不过茨木,告诉他自己摸了之后他就站起来,茨木点点头,他伸手揉了两下。
然后又忍不住揉了两下。
他很少摸茨木的头,所以没想到手感这么好,虽然那两个长出来的猫耳朵很奇怪,但暖暖的,和猫一样,居然还会动。
他就想,在晴明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没事摸摸茨木的头也挺好。

晚上他们两个做的时候,茨木喘着气咬他的侧颈,黏黏糊糊地舔他,凑到他耳边,轻轻地“喵”了一声。
酒吞就在喘息的间隙瞪他,伸手抓住他的猫耳朵,仰头哼叫出声。

酒吞的场合:

酒吞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一脸沉郁地放下手,起身去找晴明了。
安倍晴明不得不在又一个大清早处理他手下的式神莫名其妙长奇怪的耳朵的问题。
他叹口气,再次尝试着往酒吞身上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符咒,结果当然是没用,酒吞皱眉盯着他,突然开口:“这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晴明手里动作一顿,笑着摇头,说他才没那么恶趣味。
“不过……居然是狐狸耳朵,没想到啊。”
耳背的毛发颜色偏深,看着毛量很足的样子,摸起来感觉应该很好吧。晴明想着,伸手碰了碰,那两只狐耳就微微颤动了两下,酒吞抬头瞪他,晴明笑眯眯地收回手。
“没办法,今天你也放个假在寮里待着吧。”
酒吞哼了一声站起身来走了,虽然长了奇怪的耳朵,可酒还得照喝,他晃悠着到了院子里的树下坐好,安安稳稳喝酒,过了会茨木寻过来,远远就听他喊“挚友”,等到了近前愣住了,上下看了两下,酒吞拍拍身旁的地,茨木就挨着他坐下了。
“挚友怎么也长了这东西。”他熟门熟路接了酒盏,伸手去摸,酒吞瞟了他一眼也没躲,任他揉了两把。
“八成是晴明又有了什么恶趣味,那家伙。我记得你上次第二天就消失了,估计这次也是。”
茨木低头笑起来。

他在酒吞长出来的狐耳上咬了一口,细细密密地舔了,酒吞眯着眼喘息,呻吟声绵长而颤抖。
茨木在进入他最深处的时候不忘去揉它们,耳根颤抖着,他全身都在颤抖。
茨木就俯身去亲吻他的唇角。

评论(5)
热度(116)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