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段子,我流ooc茨酒

茨木中了奖。
他去街角那家糕点屋买蛋糕,临走前服务员说他们家搞了抽奖活动,让他抽一个,说着抱出来一个箱子。
茨木伸手抓了一把,结果就中了奖,两张游乐场门票。
他把票顺手揣在兜里,回了家和以往一样把蛋糕凑在还睡着的酒吞鼻子前,酒吞笑着睁眼伸手把盒子拨开坐起身,习惯地凑过去亲了他一口。
吃早餐的时候茨木想起来他兜里的两张票,拿过来给酒吞看,酒吞嘴里蛋糕还没咽,含含糊糊翻来覆去看了几遍。
“游乐场?”
他们还没去过游乐场,觉得那些都是小孩子玩的,所谓刺激的过山车跳楼机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说也很无聊,但不知怎么的酒吞今天提起了兴趣,说吃完早餐要去看看。
早上九十点钟,游乐城人已经很多了,闹哄哄的,进了大门他们四下看了看,还真没什么有意思的,酒吞后悔了,还不如在家躺着,还能睡午觉。
茨木指了指摩天轮问他要不要坐,酒吞看了看嗤笑一声,说坐这玩意还不如回家去楼顶上喝酒,景色也很好。
他们便在吵闹甜腻的空气中四处闲逛,期间扶了三四个撞到身上差点摔倒的孩子,到处都是气球棒棒糖和颜色漂亮的饮料,逛着逛着就到了中午,酒吞照常困起来,打了个哈欠。
他们便找了个长椅坐下,茨木起身去买了两个冰淇淋,酒吞咬掉尖头,茨木看着,说要尝他的。
“咱们两个吃的是一个味。”酒吞看他一眼,茨木摇头,说就是想吃酒吞手里的,酒吞拿他没办法,说那我也要吃你的。
他们两个交换了冰淇淋,在午后的阳光和糖果味道中一口一口吃着,游乐场不曾冷清,他们便在这满溢的尘世气息里安稳地眯起眼睛。
摩天轮还在转。

评论(2)
热度(53)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