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我流茨酒,假糖第二弹

酒吞给茨木买了个手机。
他自己有一个,平时偶尔会上上网,和同样活得很久的老妖怪们聊聊天,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不怎么用的,记了几个外卖电话扔在抽屉里。
有一天他突然就顺手给茨木买了一个。
茨木接到这个礼物怔住了,低头看了看,疑惑地望向酒吞,他一直没有买过这东西,这东西对他来说也没有用处。
酒吞笑着给他开了机,告诉他有个手机会方便很多,平时如果他们两个之中有谁单独出门了也好联系,虽然基本没这种时候。
茨木就点点头接过来,酒吞既然说让他用,他就用好了。
后来酒吞给他注册了一个聊天软件,让他没事就用这个和自己聊天,多练一练打字,茨木不喜欢用这玩意,如果一定要用手机聊天的话,他更希望能听到酒吞的声音,可酒吞不让,他就没办法,只好努力练打字。
他手很大,又是一只手,对键盘很不熟悉,打一个字都要看半天,往往戳出去一句话都几分钟了,茨木戳着戳着就不爽地皱起眉,却还得低了头,一边向家走一边告诉酒吞自己马上回去。
酒吞回了一个“嗯。”
有天周末在家里,酒吞也让他待在客厅打字和他说话,茨木戳来戳去戳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终于忍不住扔了手机跑回卧室和酒吞说自己不干了。
酒吞刚放下手机就被他抱个满怀,侧了侧头躲过一绺头发拍他肩膀,说算了吧,你不爱用就不用了。
茨木哼哼着咬一口他的耳垂,说他想听酒吞的声音,想和酒吞说话。
酒吞笑着说随你便。

评论(4)
热度(51)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