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的产粮季从这个小段子开始

茨木最近有点神秘兮兮的。
酒吞很快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他太过了解茨木,而这家伙又不擅长掩饰,所以些微的不正常都被他发觉了。
他暗着观察了一下,可茨木藏得严实,酒吞存着寻乐子的心态,也就没问。
于是这天他回家就看到茶几上有个信封,看着像是自己裁剪的,折痕歪歪扭扭,边角尽力修剪了,却也逃不过毛糙的现实。
他走上前看了看,上面的字也歪歪扭扭,写着送给他,他就拆了,看了两句发现这居然是个情书。
茨木左手写字,手掌又大,写得很丑,通篇的语言也是他的风格,很直率地写了酒吞有多么多么好(他们的对话也经常陷入这样的境地),酒吞看着看着就笑出来,他能想象到茨木在桌子前一脸认真地写这玩意,虽然什么都做得不甚满意,但总归是把他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了。
茨木不会那些情话,他也不去了解这些东西,这次倒是破天荒在开头写了句今晚月色很好,估计他也不明白这什么意思,只是因为酒吞喜欢在月光下喝酒,结局很仔细地写好一段话,说我喜欢你。
果然还是这样。
茨木从卧室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大捧红玫瑰,像火一样,酒吞诧异地挑了眉,茨木把玫瑰塞到他手里,笑着说今天貌似是人类过的一个什么……情人节。
酒吞哼笑了一声,说以前可没见他搞过这种东西,茨木就说觉得新鲜,想试试。
酒吞放了玫瑰,勉勉强强拍了拍他的头,说以后就别整这些了,没用,他也不习惯,还不如一起喝酒,他是真的不适应茨木突然弄这些东西。
茨木垂了眼眸,“嗯”了一声。
后来他有一次不经意经过卧室门,发现酒吞偷偷拿出来什么东西在看,嘴角还带着笑,仔细一看居然是他的情书,他一直以为酒吞把它扔了。
茨木就笑起来,晚饭后黏黏糊糊地凑过去蹭酒吞的脖子,说我好喜欢你,酒吞问他怎么了,茨木不说,他决定把这件事当成一个小秘密。
酒吞问不出什么,便无奈地抱住他任他在自己身上乱蹭,想真是热啊。
其实是暖和。

评论(2)
热度(71)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