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段子,最近太忙了实在是无法产粮,只能摸段子了,投喂@靡羊 太太,希望你扛起开车重任0(:3 )~

酒吞嗜酒如命,这是谁都知道的。
但只有茨木知道,他有个很特别的小爱好就是喜欢在宽敞的地方喝酒。
曾经的大江山时代,他很喜欢在宫殿后的山崖上喝酒,靠着那棵不知活了几百年的老树,连树叶被夜风吹过的声音都带上了苍老的回音,天高地阔,洒出来的酒液渗入了虬龙般盘生的树干,泛起了奇妙的暗光。
茨木踏着被风吹散的月光寻来,便看见他的鬼王倚靠着老树,在酒香里满足地陷入睡眠,他躬身帮酒吞擦干嘴角的酒渍,酒吞睡着了也是很警觉的,但感知了茨木的气息,便放心地睡去。
对于他来说,能不管不顾熟睡的地方恐怕就是他这个副将的身边了,茨木永远不会让他轻易被吵醒。
后来他们一点一点地活到久远的以后,老树还在,宫殿却早已坍塌。
酒吞还是改不了喝酒时的习惯,特意买了很高层的房子,以便能随时上楼顶喝酒,夜幕低垂,夜风吹过了这些年,他看着远处的灯光,就像是曾经平安京的灯火,但喝的酒已经变了,城市也变了,一切都变了。
他喝得尽兴了,便扔了酒瓶,舔了舔嘴唇残余的酒液倚靠着墙壁睡去,又冷又硬,没有树干舒服,他便皱了眉,茨木踩着被夜风吹散的月光来到他近前,躬身擦了他嘴角的酒渍,颇为费力地单手把他抱起来,摇摇晃晃着向着电梯走去。
酒吞勾起嘴角在他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是有一些东西没变的,不论多久,他能熟睡的地方永远有茨木。

评论(2)
热度(81)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