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我寮小事

写写我寮,没文笔,就相当于小日记,可能以后还会继续写,我太非了,对不起吞……

————————

这个寮的酒吞是集万千宠爱诞生的。
说是万千宠爱其实不太对,因为这个阴阳师实在是太非太惨,并没什么好御魂,至今连个六星暴击都没有,但他已经把能给的都给了,虽然没见到,但酒吞能想象出来他一个一个碎片买过来、一个一个白蛋肝出来的样子。
他被召唤出来的那天夜里,迷迷糊糊地便被阴阳师抱起来痛哭流涕地跑了几圈,随后乱七八糟塞了一嘴觉醒材料和达摩,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六星了,阴阳师蹲在他面前“嘿嘿”地笑了几声,大笔一挥在他头上姓名栏写了个大宝贝儿。
这个阴阳师还是个东北口,每次他被一嘴东北口音叫大宝贝的时候都不太想回头。
阴阳师对他很狂热,不管有没有用干什么都带着他,打探索带着他、打大门带着他、打魂十也带着他,和隔壁寮的亲友一起。
隔壁寮的亲友是阴阳师的室友,他家的茨木也是近几天攒出来的,升了六星塞到了羁绊式神里,作为一个探索专业户,酒吞自然是与他常见面了,一天十五次,偶尔刷魂十能多见一小时。
两个都是来了就六星的缺童年式神,性格幼稚得很,茨木毛毛躁躁的性子,小星星倒是冒得勤快,酒吞瞟瞟他头上的感叹号,在心里“哼”了声觉得果然还是个小鬼,丝毫没有六星大妖的样子,也不想自己也是半斤八两。

有一天他正坐在院子里的樱树下喝酒(从他来的那天这个位子就给他专享了),阴阳师突然风风火火地向他跑过来,大惊失色地说隔壁寮已经在攒酒吞了,他们要有自己的酒吞了。
酒吞眼皮都没抬,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喝酒,他和隔壁茨木整天见面,那家伙早就激动地和他说过了,连伤害都溢出得痛快利落。
阴阳师怔愣了一下在他对面坐下,放缓了声音小声开口:“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啊。”
酒吞又点点头,这回抬了眼看向他,递了个酒盏过去,他便双手接了,低头看着酒面突然叹了气,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我本来以为你俩……”
“想什么呢。”酒吞哼笑了一声,“我看出来你什么意思,还是算了,本大爷整天打这打那,还不如让我喝酒。”
阴阳师点点头,说那就不让你去刷什么御魂了,你好好在家里待着。
酒吞满意地“唔”了一声,沉默一会又叫住他,问他要不要攒茨木。
阴阳师窘迫地挠挠头,一脸无奈:“吞啊你也知道,咱们寮ssr算你一共就俩,我换碎片根本就攒不齐啊……”
“有多少先换多少,我看大天狗那家伙毛挺多,你拔几根。”
这时寮里唯一一个茨球跑过来,凑到酒吞腿边蹭,酒吞便柔和了眼角眉梢淡淡地笑起来,伸手捞起茨球放在腿上,阴阳师看了一会了然地笑起来,点点头说好,我看看有没有人和我换。
他忙着在寮里的告示板上发消息,想世界上那么多茨木,总是要有一个特别的,哪怕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碎片。

隔壁寮的茨木最近总来串门。
他们两个是很熟了,阴阳师看来看去,倒是颇有奇妙的兄弟感,掩了笑意拽着姑获鸟去打觉醒,一下子就带走了好几个式神,院子里安静下来,茨木熟练地接过酒盏倒了酒,却被吞球撞洒了,他叹口气,但丝毫没埋怨,反而是带着一脸“拿你没办法”的幸福感,笨手笨脚地打理衣服上的酒渍,他不肯把碎片交给阴阳师保管,总是随身带着,现在碎片多起来,就手忙脚乱了。
酒吞靠着树来回数了两遍,问:“你有多少个了?”
“二十个了。”茨木艰难地抓到处乱跑的吞球,要是跑了一两个他见他的酒吞的日子可就要延长了,“你呢?”
他很自觉地没用酒吞专属的“挚友”称呼,毕竟能用这个称呼的始终只是一个特别的存在,酒吞摇摇头,头顶就冒出来两个小小的茨球,前几天阴阳师联系上了换碎片的同寮,结果又哭丧着脸把第二个茨球放到他手里说人家不换了,至今进度都是二。
茨球看着小,但脾气可不小,见他们两个坐那么近,便在酒吞头上跳起来,小鬼爪冒出小小的黑焰,把茨木的头发烧着了两绺,茨木正焦头烂额地对付小吞球小小的鬼葫芦的瘴气——虽然不痛不痒但喷来喷去还是有点难受——这头被烧了头发,他抬头瞪向茨球,酒吞伸手把两个小团子抱在怀里瞪回去,茨木便低了头委委屈屈地不说话了。
头顶的树冠突然“哗哗”地晃动起来,大天狗落到他们面前,扬着头哼了一声就走了,他只比酒吞早来半天,是大阴阳师成就SSR随机券送的,勉勉强强升了四星,脸庞还带着少年气,寮里所有的资源都给酒吞了,他升不了星,就没法上御魂,还被阴阳师按着拔了毛换碎片,对酒吞是相当有意见,从来不给他一个正眼,酒吞也不搭理他,自顾自喝酒。
倒是隔壁的茨木看了他几眼,问酒吞他怎么了,酒吞哼一声说不用管他,小孩子闹脾气呢,大天狗没走远多少,听了这句话回头又瞪他一下,气得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估计等阴阳师回来又得想怎么哄他。
茨木仰头喝完酒站起身,说要回去了,酒吞点点头,举了举酒盏象征性地送了他一下,现在寮里连说话的都没有了,一切都安安静静的,只有风吹过花的声音,也是安静的,他想起曾今自己和茨木坐在山坡上的那棵大树旁喝酒,夜风吹过树叶的声音也是这样安静的。
他伸手揉了揉茨球,毛茸茸暖烘烘的,门外阴阳师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
他的等待也是安静的。

评论(4)
热度(105)
© 浮椒 / Powered by LOFTER